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玉树藏族自治州 >车市跌宕,高管频繁变更,重启的2020市场怎么办?

车市跌宕,高管频繁变更,重启的2020市场怎么办?

2020-04-17 06:09:26玉树藏族自治州93712人已围观

简介...

原标题:车市跌宕,高管频繁变更,重启的2020市场怎么办?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各个市场的经济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很多企业产销几乎陷入停滞状态,对于本就处于下滑趋势的汽车市场更是“雪上加霜”。

而车企高层的变动,或因个人发展、或因企业规划,历来就被看作是汽车行业发展现状的“晴雨表“。当频繁出现高层变动时,十有八九,这段时间的车市发展不会太顺遂,而当市场不利时,高层”洗牌“会是一个基本的伴生行为。

针对于此,大多数厂商都在紧锣密鼓地调整既定计划。车市开年略显艰难,年中、年末能否强势反弹,仍是未知数。

自主品牌,未来如何应对

3月17日,众泰汽车副总裁邓晓明递交了辞职报告,而这已是一年多以来,众泰汽车第三位辞职的副总裁,另外两个分别是2019年3月辞职的副总裁陈静和2018年11月辞职的副总裁杨建,不偏不倚,一年一个。

靠“皮尺部”打下江山的众泰汽车,目前也陷入了经营困境。2017年众泰汽车同比下滑4.8%,而且31.7万辆的销量表现,与40万辆的年度目标相去甚远。而到了2018年,众泰版豪车更是集体拉胯,销量一蹶不振,全年累计销量只剩下23.19万辆。2019年更进一步,年销量将至15万辆上下,不久前刚刚公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去年众泰汽车预计亏损为60亿元-90亿元,同比降暴跌850%-1225%。

展开全文

市场表现大幅滑坡,各方面的危机也就接踵而来。车主因产品质量维权、员工因拖欠工资维权、经销商因无车可卖(去年7月起,全国多数城市已经开始执行国六排放标准,但时至今日,众泰汽车仍没有国六车型,导致不少众泰经销商都处于无车可卖的窘境)和补贴不到位维权、供应商因拖欠货款维权,全产业链可谓是闹成一锅粥。

近日奇瑞官方宣布,奇瑞股份副总裁、奇瑞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贾亚权,不再兼任星途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一职,该岗位将由陈曦接任。此外,奇瑞营销公司副总经理、EXEED星途品牌营销中心品牌总监杨宁也已调离星途,回归奇瑞品牌营销中心任职。

自星途品牌发布以来,星途营销中心陆续换了两任总经理。第一任曹志刚上任半年,第二任贾守平在位也只有半年,此后由贾亚权兼职。

营销高层调整频繁,加上内部体系尚待梳理,星途品牌在营销推广和渠道建设上都面临较大现实挑战,陈曦此次可谓是“临危受命”。不过陈曦之前在东风雷诺做出了出色的业绩,能否带领星途再次实现销量突破,还需时间检验。

车市开年,跨国企业也艰难

汽车产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19年,中国工业增加值约32万亿元,汽车制造业就占到了2万多亿元。汽车消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占10%左右。目前,全国汽车保有量在2.6亿辆左右,千人汽车保有量从原来不到10辆快速增长到180多辆,达到全球平均水平。中国既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及新能源车生产和消费国,也是全球重要的汽车零部件、原材料生产与贸易大国。

正因如此,对跨国车企来说,中国一直是重要市场,但不可避免的,在过去的2019年里,包括奥迪特斯拉在内的跨国车企在中国区都出现了明显的销量下滑,伴随而来的也是对中国区高层人事的多番变动。

1月1日起,丰田在中国的高管也纷纷按计划“换防”。雷克萨斯中国执行副总经理大竹仁将接替离任回国的水谷雅史,出任一汽丰田常务副总经理;广汽丰田执行副总经理李晖接任大竹仁,出任雷克萨斯中国执行副总经理一职;广汽丰田负责采购与管理的副总经理文大力接任李晖出任广汽丰田执行副总经理。

李晖成为雷克萨斯中国首个中国籍副总经理,这不但意味着雷克萨斯进一步扎根中国,也让业界进一步猜测雷克萨斯未来在中国投产的可能性。

自4月1日起,现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Matt Tsien)先生将出任全球首席技术官(Chief Technology Officer);现任国际运营部高级副总裁柏历(Julian Blissett)先生将接掌帅印管理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所有业务。

柏历担任中国区总裁正值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连续下滑之际。2019年全年,通用汽车在中国的新车销量下降了15%,连续第二年下滑。2018年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同比下跌约10%。

通用汽车此前表示,继去年在中国推出20余款全新及改款车型之后,今年将保持产品发布节奏,进一步聚焦豪华车、中大型SUV及MPV等深受消费者青睐的细分市场。

此外,奥迪中国战略将再次迎来升级!据报道,曾在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任职总经理、中国媒体的老朋友安世豪( Werner Paul Eichhorn)先生将重返中国,于近期接替武佳碧(Gaby-Luise Wüst)女士履新奥迪中国总裁一职。

过去几年,从全球销量和盈利看,因为中国市场被对手赶超,奥迪与奔驰和宝马两大竞争对手的差距正在逐步拉大。为此,德国大众有意通过强化奥迪品牌的管控和升级全球化战略,包括针对“第二故乡”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单一市场的战略升级,来缩小与竞争对手的差距。尤其是中国市场,奥迪在过去30余年里,一直处于领跑者地位。

而大范围的高层人事调整,则无疑拉开了奥迪全球战略升级的序幕。不久前,奥迪AG母公司——德国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表示,“我们正在集中力量提升奥迪的竞争力。未来,由杜斯曼(Markus Duesmann)担任新CEO的奥迪品牌将引领大众集团的研发工作”。

造车新势力,度日艰难

如果把2019称之为“交付年”的话,把2020年称为“生死年”丝毫不为过。在过去的日子里,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为什么那么难?生死关头已至,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应该怎么办?

日前,蔚来汽车2019年的营收业绩已经放榜,不出意外,亏损了100多个亿,一个难字,可高度概括蔚来汽车的2019。2020年虽然才刚刚过去一个季度,但围绕蔚来汽车报出的新闻却已不少,1月工资延迟发放,拖欠广告片演员片酬、吉利3亿美元入股蔚来、新获得数亿美元融资,中国总部落户合肥,好坏真假不一而是,但总的来看,又是一个多事之秋。

而在此即将走出至暗时刻之时,却传出了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离职消息,虽然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多次公开表示蔚来过得很好,但究竟能不能挺住,这个问题还要一直问下去。

3月初,小鹏汽车也曝出了高层变动,原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离职,今后,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团队将归入另一位技术副总裁吴新宙麾下。

作为一家很想在创新技术上有所作为的新造车企业,小鹏汽车这些年挖过不少墙角,吴新宙是2018年从高通挖来的,此前是高通自动驾驶研发团队的负责人。而在吴新宙之前被挖过来负责自动驾驶研发的就是谷俊丽。谷俊丽是2017年10月正式加盟小鹏汽车,彼时正处于国内新造车企业纷纷“冒头”的阶段,而新造车企业基本都会竖起科技新贵的大旗,所以当时兴起了一股前往全球高科技人才“摇篮之地”――硅谷挖墙脚的热潮,谷俊丽就是当时被“挖”回国大军中的一员。

话说小鹏汽车“挖人”时可真是一个狠角色,期间被挖角公司提起诉讼的案例都不止一次,但挖来的“金凤凰”突然飞走了,而且还是在小鹏汽车新车P7即将在美国进行自动驾驶闭环路测的关键时期,其中原因耐人寻味。

日前,天际汽车官方宣布,向东平因个人原因卸任天际汽车董事、首席营销官职务,该职位由陈敏接任。向东平是天际汽车最核心的人物,这些年的“出境”频率应该并不比董事长兼CEO张海亮差。作为公司创始团队成员,向东平经历了电咖到天际的全过程,他的离开,很突然,也很让人意外。而就在消息传出的当天,向东平本人的朋友圈还在发布着天际汽车首款车型天际ME7进行耐寒测试的相关内容,对自己这些年努力的不舍可见一斑。

受多种因素影响,国内汽车销量已连续两年下降,表明经过多年高速增长以后,逐渐进入一个阶段性调整的平台期,但这并不意味着汽车销售会持续走低,国内汽车消费尚未达到发展的“天花板”。虽然最近疫情在短时间内对汽车产业确实带来较大的冲击和下行压力,但在经过各个企业以及国家政策调整优化以后,相信汽车市场将逐步恢复生机。大浪淘沙,汽车市场竞争是一场马拉松,保持实力,走到最后才能赢。

Tags: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